聲明:本文含18r內容,小孩子不宜觀看!

翻譯: S.pipi
可以自由轉載,但請附上翻譯者名  建議使用MS word/open office觀看
另,手頭沒有中文版,有些譯名會跟台角板不同
從窗戶照射進來的幽藍月光,在床上投射出複雜的陰影。
在沒有熱鬧街道的賽魯姆布魯克市,到了深夜,幾乎路上都沒有行人,房間中能聽到的,似乎僅有些微的湖水蕩漾聲以及我如早鐘般敲打的心跳聲。
衣服全部解除的我與阿絲娜,已經在床上保持有兩分半鐘都處於面對面正座的情況
但也看不到兩手放在膝上緊緊握著,低垂著頭的阿絲娜表情。
這時候應該是我要做甚麼行動的時候才對,不過可悲的是所有的選擇後果都預想不到,只能繼續保持無言的沉默。
如果說現在說一聲 『對不起!』 然後用音速穿上最低限度的衣服接著從房間狂奔出去會怎樣呢?
明天遇到的時候會對我說聲 『真是沒辦法呢~』然後笑著原諒我嗎―― 想也知道不可能。
回想一下遙遠的記憶,我剛登入SAO的時候,也才只14歲,中二的冬天。雖說不想回想起當時的自己,但是當初可是犧牲同年代的男生通常會發生的性衝動能量而全用來打online game,根本就沒遇過跟女孩子兩個人單獨在房間相處的情形,更別說是赤裸相對的狀況了。
關於這一方面,說老實話,想全部交給現實中似乎比我年長的(而且關於”這方面”的知識應該也比我多吧)阿絲娜來領導,但是在SAO中,周遭的包含阿絲娜在內的人們,都把我的年齡給大大的高估了,而且至今為止也沒特別去糾正這點,都到這個地步才說 『其實我..』 , 實在是講出不口 呀!  (譯註:桐人平常用的自稱為”俺”, 『其實我..』這一句用的是自謙意味濃厚的”僕”)
我下定決心了,就算沒有知識也沒有經驗,我對於阿絲娜的心情,是至今為止從未有過的深厚愛戀。
從SAO開始之後,已經不知道遇過多少次 『無論如何都不能從這裡逃開』的情況,現在則擠出超越全部這些情況的意志力,我把右手連同身體一起向前移動。
指尖,稍微碰觸到了阿絲娜描繪著優美曲線的肩上。她的身體小小的震動了一下。手指就這樣,從鎖骨的線條慢慢的上移到脖頸。
『恩…嗚..』
閉著眼睛的阿絲娜,稍微洩漏出了一點吐息,臉頰也越來越顯紅潮,眉頭也緊緊的皺在一起。
每當碰觸阿絲娜不同的地方,她所呈現出的不同新鮮反應,我不只偷偷感到有趣,也有種感動的感覺,便更加一步的讓指尖保持若有似無的距離,慢慢的在滑嫩的肌膚上游移著。
從緊緊隱藏著雙胸的前臂向下移動,輕撫過小腹,再登上另一側的手腕。
『阿..恩..』
每當我的指尖動作的時候,阿絲娜的身體總會一陣一陣的震動,並發出甜美的聲音。過了一會兒,撫摸過她的全身後,我將右手的指頭輕輕放上嬌巧的下顎,再輕柔的朝上抬起。左手的食指,則專注的撫摸那宛如溽濕而發出櫻色光輝的唇瓣。
『呀..不要..只有指頭..』
整個臉發熱,紅潤的阿絲娜,張開朦朧的雙眼,用水潤的瞳孔邊看著我,說
『給我..一個吻』
『……..』
我無言的把臉靠過去,阿絲娜的唇已經像是等不及一般的輕輕張開了。
但是我並沒有馬上將我們的唇合而為一,而是用舌尖悄悄的輕觸她的下唇。
『阿…』
阿絲娜便像是自己渴求一般將香舌伸出來,不過我的舌尖就像閃避一般的動作,僅稍微碰觸一下即離開。
『阿恩..阿..』
讓漏出期待與不滿的呻吟聲的阿絲娜好好的焦急一番後,我再突然把舌頭用力的滑往她的口腔中
『阿..恩!』
就這樣,狂亂又激烈的攪動。
在SAO中的觸覺,與味覺一樣,是依照事先設定好的狀況而再生的。這樣一想,只能認為是實際有紀錄 『熱吻的感觸』(雖說現實世界沒經驗過..) ,這出奇冶豔的感覺直往我的中樞神經竄升。
在跟阿絲娜的舌頭交纏,恣意的渴求時,我知道她全身的力氣都鬆懈了下來。
從帶著朦朧恍惚的雙瞳,不斷喘息著的她的口中,我把舌頭收了回來,就這樣往脖頸,耳後,鎖骨的凹陷處仔細的往下探尋著。
過不久,我的舌頭移動到現在還是遮掩著的胸部上部,碰觸到柔嫩的山麓時,她全身像觸電般的跳動了一下,兩支手又再度緊緊遮住自己,頭像是說不要一般的搖動著。
『阿絲娜..手..鬆開吧』
『但..但是』
『我想看,阿絲娜的胸部哦』
像是拒絕一般交疊在胸前的手腕,用我的雙手慢慢的把他們解開。
緩緩露出的白色乳房,邊用舌尖揉捏,邊用雙唇吸允,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往先端接近。
『阿..不要..』
終於,把阿絲娜的雙手給移到了身體的兩側,她的雙丘顯露在我的面前了。平常被寬大的騎士服與胸甲所掩蓋的膨脹,比我的想像要大多了,而充分的往前挺拔突出著。在這前端,是感到些微未成熟,周圍與先端難以分辨的乳蕾,甚至可以用高傲來形容一般的呈現圓錐形尖起。可惜的是,現在房間中都被青色的月光壟罩著――
『阿絲娜,我要開燈哦』
『咦..討厭..不要~』
提案馬上被駁回的我,只好放棄,邊把她的左乳首給完全的放進口中吸允。
『呀!!』
不管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攻勢而發出尖叫聲的阿絲娜,我用唇瓣繼續的輕柔的搓揉,舌尖則往先端反覆的來回舔舐。
『呀!呀恩!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我用右手緊緊的抱住想把我推離的阿絲娜,全身邊一陣一陣的痙攣,一邊發出像悲鳴的聲音,我再用左手抓上了另一側的乳房。向著前端如同絞擠般的動著手指,接著再緩緩的用食指指甲刮著乳首的尖端。
『恩,呀,恩咕!!』
在激烈的攻擊兩胸之時,阿絲娜的身體痙攣,甜美的悲鳴以驚人的態勢一直上升。至於得意忘形的我,則是把口中微硬的突起物,用有點粗暴的方式咬緊, 『揪~』的拉起來,同時用左手的拇指與食指激烈的捻起另一邊的乳首。
『嗯嗯嗯!!阿,阿,討厭..騙人….』
突然,阿絲娜的全身突然一陣僵硬,用環繞在我後頭部的兩腕,用力的抱緊我
『討厭,討厭討厭,我..明明只有摸胸部而已…!去..了…』
之後便再也說出不話來。邊從喉嚨的深處洩漏出些微悲鳴聲,身體又一次的大大顫抖了一次,阿絲娜便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我身上,接著一邊大口的喘息,斷斷續續的痙攣著。
『阿..嗚..阿哈…』
『….阿絲娜..剛剛的是…』
『阿..討..討厭…好丟臉呦..到現在為止..這種事情,明明都沒有過的..』
『….到現在為止?』
『阿..』
阿絲娜把身體縮了起來,有點畏畏縮縮的感覺。
『什,甚麼都沒有,甚麼都沒有哦!』
『…告訴我嘛』
我把仍舊躺在我身上的阿絲娜的右乳房,重新用左手抓了上去,先端用指間夾住,拉了起來。
『呀,討,不要,胸部不要再弄了…』
『…現在為止,是甚麼事情?』
『嗚嗚…』
混著哭聲,再度吐出甜美的氣息,阿絲娜斷斷續續的說了
『….倫理限制的事情…自從有人告訴我後..有幾次,一個人…做了』
『….用甚麼方式..?』
『阿嗚…邊想著桐人的事情…去摸胸部啦..下面啦..』
隨著告白自己的行為,阿絲娜似乎產生了一種被虐的快感,緊緊抓著我,呼吸開始慌亂了起來。
『下面…這附近嗎…?』
我把玩弄胸部的手,緩慢的往下移動。在緊實的小腹撫摸幾圈後,更加一點一點的往『那個地方』前進。越過下腹部的鼓起,指尖到達了兩個小丘的入口,這時阿絲娜發出了小小的呻吟以及震動
『呀..呀阿..』
我用左手的食指與中指,和緩的刺激著秘裂的周圍。但故意不觸碰到中心的部位,只顧著享受把光滑的小丘一下拉開,一下合攏的樂趣。
『阿,阿,恩…!』
用搖搖晃晃的正座姿勢,用兩手抱住我的身體,把頭抵在肩口上的阿絲娜,我只要手指一動就會讓她的身體一陣一陣的顫抖,發出喘息聲。
『恩呃..那邊..不要…』
但是,這聲音變的越來越細微苦悶,頭不斷的搖動,全身也開始坐立不安的扭動。
『阿…怎麼..怎麼這樣…』
我想玩太過火也不太好,就用中指慢慢的滑向中心去。
『哈阿…哈…呀!!』
阿絲娜發出一陣高亢的叫聲的同時,我的指頭也被一股滑溜的感覺所包圍。
這個地方,又熱又濕潤,也出奇的柔軟,手指就算一直往裡頭伸,都好像會被完全吞進去一樣,我便開始忘我的用兩隻指頭用力的在裡面翻絞。
『阿―― !!!不行!!不行―― !!』
阿絲娜發出了悲鳴,全身激烈的跳動著,但我仍然用兩根手指把裂口用力的稱開,用拇指執拗的扭捏從頂點部分跑出來的突起。
『阿…嗚..哈..』
這時的阿絲娜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兩手的指甲刺入我的背部,身體也呈現極限的後仰姿勢。
『嗚呼..不行―― !!已經,不行了――!! 』
但是,我也在別的意義之下,快到極限了。已經忍不住想從頭到尾仔細觀賞阿絲娜的『那個地方』的欲求,驅使我強硬的把阿絲娜的身體給直接橫躺在床上,把她的雙腳往上提到身體的上方,用力的打開。
『咦..咦…?阿..不…!?』
阿絲娜在朦朧中隱約知道自己好像被擺出一個很害羞的姿勢,便想擺動身體來抗拒,當然,我是不可能會放手的。
『哇,哇,桐人,這麼近看,不行!!』
『阿絲娜…』
我抬起臉,直盯盯的看著阿絲娜的眼眸。
『…可以開燈嗎?』
『討――――――!!』
對於用整個紅透的臉大力搖頭拒絕的阿絲娜,我只好放棄,而改向去好好檢查阿絲娜最私密的地方。
圓滾滾膨脹的純白恥丘,上面十分光滑,連一根體毛都沒長。這與其說是設計者的堅持到不如說是系統上的限制,因為要再現毛髮這種小東西,對系統來說是很大的負荷,所以就算看的見頭髮或是鬍子,但SAO中的玩家是幾乎沒有其他體毛的存在。
在散發出光澤的雙丘之間,有著一條細細的裂痕,裡面帶著淡色的肉壁正在緩緩的呼吸著。而從微縫中,偶爾會溢出一股一股的透明液體,從阿絲娜的粉臀延成一條直線流下,再慢慢的成為光的粒子蒸發。
大概是太過害羞吧,我把完全失去抵抗力氣的阿絲娜的右腳放開,將裂縫給偷偷的撥開。
『阿…』
阿絲娜用恍惚的眼神發出了甜美的聲音。微縫中是跟以前在網路上得來的知識比較起,來的簡易許多的構造;光滑展開的桃色(我想應該是)黏膜中央偏下的位置,有著微微起伏,不斷冒出黏液的膣孔,至於上部微縫合閉的位置,則是可以看見小小的突起。
只要是SAO內的男性玩家,應該都不只一次兩次想過,到底女性玩家的這個部分是長甚麼樣吧
我終於知道了這個答案,而感到了某種感動。
當然,我的股間也是有個膨脹到極限的東西在強烈的自我主張著。但是這玩意變成這樣,是SAO開始以來的第一次。
說到這邊,到是有個有趣的話題(雖說有點跳燙),SAO開發期,在阿葛斯社內進行的close alpha test,覺得玩家應該不需要性器,所以並沒有設計出來。
但是這件事情,似乎讓主要是男性的玩家,感到某種強烈的不安。就算這樣,只玩幾個小時的話是沒甚麼問題,不過在連續48小時的測試時,幾乎所有參加的男性測試員,都受不了『該有卻沒有的東西』這種情形而放棄,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在beta test只好實裝上帶有觸感的性器。這好像也是SAO中不允許人妖存在的理由之一。
不過雖然有『東西』,但接下來不會因為沒功能而感到不安嗎―― 這是在正式上線營運後(也就是事件發生後)就一直是我的疑問,也好幾次因為消化不了的苦惱能量而感到煩悶,但竟然只要把倫理限制解除,就可以像這樣勃起,大概連射精都可以吧。
一邊有著到目前為止都不曉得,虧大了的感覺,一邊我也感到新的疑問。
那就是,到底倫理模式的解除設定,換句話說―― online的虛擬性愛功能,是否真的有預定實裝呢?―― 這件事情。畢竟SAO的玩家,大部分都是像我一樣未成年,怎麼想都覺得應該會造成社會上的大問題才對。
邊用指尖玩著阿絲娜的可愛細縫,我把臉抬起來向她問了這個問題。
『阿..哈阿..咦…?』
張著像是蓋上一層薄紗的朦朧眼神,偶爾還發出些微呻吟聲的阿絲娜,這時發揮她認真的個性回答了我。
『阿..這,這本來..按照預定,是要在SAO…的系統中使用..個人性愛服務的..營運計畫..大概是有連結..到這個機能吧..恩…』
『恩..也就是說矛場的”善體人意”嗎…算了,沒情調的話就到這邊為止吧..』
我用上左手,把阿絲娜的裂縫給張大到極限。
『呀!!!』
明明就沒有繼續固定住,但阿絲娜仍然保持著雙腳在身體上方張大的樣子,發出甘美的叫聲。這時我悄悄的靠近,用舌尖緩緩的往黏膜的中央,那嬌小的孔洞前進。
『哈阿阿阿阿阿!!』
左右搖著頭的阿絲娜發出了大叫。我把舌頭細柔輕緩的刺激著孔穴的入口,同時用指尖壓住突起,再彈了一下。
『呀!!不要,那樣不行―― !!』
每當阿絲娜痙攣的時候,從膣孔就會冒出大量的水珠,在我的舌上纏繞,發出陣陣的黏稠水聲。
一直用舌尖突刺,讓柔穴敏感的收縮而感到興奮的我,把身體挺起來,輕輕的往阿絲娜的身上壓去;我的東西已經膨脹到極限,光是再這樣探索阿絲娜的身體,就覺得快不行了。
邊輕容的揉捏著即使仰躺,仍舊往上挺立的乳房,我把唇與阿絲娜的唇相觸,囁囁私語道
『阿絲娜…可以嗎..?』
『阿…哈…』
伴隨著火熱的吐息,阿絲娜點了幾下頭。
『用桐人的…好好..愛我…』
被那個超級認真的無敵劍士,用像是快哭的表情說這種事情的我,頂著熱到發昏的腦袋,將自己的東西頂上阿絲娜的濕潤。用先端上下動一動後,很快的,便碰觸到柔穴的入口。
『阿…阿..』
用力抓緊我的雙肩,閉上眼睛,皺起眉頭嬌喘的阿絲娜,她的全身就算在薄青色的黑暗中,也看的出來呈現著潮紅色,閃耀著汗珠的光輝。
我用雙手扶住阿絲娜的側腹,稍微的將腰給往前挺進。在這一瞬間感到了非常緊的抵抗力,但很快的,伴隨著突破某種東西的觸感,性器的前端部分就沉入了阿絲娜的內部。
『嗚阿阿阿!!!』
就算只有這樣,阿絲娜的身體也激烈的向後仰去,發出甜美的悲鳴。同時先端部分所傳來,麻痺般的快感也擴展到我的全身,讓我瞬間屏息了一下。
伴隨著把自己的全部都往阿絲娜的裡面挺進,徹底渴求對方的難耐慾望,我慢慢的持續著侵入。
『阿阿!!呀阿阿阿!!!』
一邊激烈的搖著頭,大幅度的晃著身體,阿絲娜持續的發出叫聲。我雖然想到難不成是會痛,但這時我已經沒辦法停下腰部的動作。隨著發出撲嗤,撲嗤的濕潤聲音,我的東西將阿絲娜的柔肉往旁邊分開,更加的深入。
『嗚阿..阿…阿―― ――!! 』
過了不久,我的性器終於完全的埋沒進阿絲娜的秘裂。我的腦中不斷冒出―― 插入這個離我最近,最愛的女性,同時也是遠在雲端,艾恩葛朗特最有名的偶像―― 這種不謹慎的想法,只要再一下子,我的腦子的保險絲就像快燒斷了。
好不容易把呼吸回復了正常,我貼近阿絲娜的耳邊,說
『全部,進去了哦…會痛嗎…?』
『恩恩..比起痛..好熱..好像要溶化了…!』
一邊搖頭,阿絲娜勉強發出細微,高亢的聲音回答。
『桐人的..用力…插進來..阿….阿…』
我也一樣感受到難以言喻的熱度,從被阿絲娜的肉壺緊緊包住的我的東西,一陣接一陣的熾熱快感爬上我的背部,在腦中散出了火花。
『阿….阿阿阿,阿!!』
此時我已經沒辦法做出激烈的動作,只能忍耐著快感,但仍知道被貫穿狀態的阿絲娜的嬌喘,越來越激烈。像是與這同調一般,她的細縫也重複著收縮動作,把我緊緊的包住。
『呀!阿,討厭,騙人,我..又要,又要』
阿絲娜宛如發熱般的叫聲,開始變成要溶化的嬌聲,
『不,不,又,又要,去,去了去了,阿,阿』
以為頭要往後仰的瞬間,
『阿阿阿阿阿阿―――――――― !!』
發出一陣高昂的叫聲,阿絲娜達到了第二次的絕頂。同時我的性器被極端強烈的絞壓,身體的內部開始湧出驚人的射精感。
『!!』
我緊緊的咬住下唇,用必死的意志力抵抗住。 『連抽插一回都沒達成,不能這麼簡單的就射出來』
被這種無聊的決心給支撐著,總算成功的壓抑住射精的衝動。
一邊大口的喘氣著,我把高潮後渾身無力的阿絲娜再重新抱起。不給她時間猶豫一般,粗暴的把肉棒從膣孔中幾乎完全拔出,再一口氣深深的插入。揪撲!液體伴隨著聲音到處飛散。
『阿阿阿阿阿阿!!』
這時候,阿絲娜把眼大大的張開,發出悲鳴聲。
『不行!!這樣弄..的話,我會變好奇怪…』
『…….』
沒辦法,我只好保持著挺入阿絲娜深處的狀態,停下了動作。溫暖的柔軟把我完全包住,間不容緩的快感浪潮慢慢的將我吞沒。阿絲娜已經高潮好幾次了,如果繼續保持這樣下去,我應該也很快就射了吧,但就算這樣,我也不想這麼快就結束,於是想了想,便開始移動身體。
『咦…?』
我把露出恍惚表情的阿絲娜,移到上面,而自己則換到下方。不久後,我們的位置對調過來,呈現阿絲娜跨在躺著的我身上的插入狀態。阿絲娜一注意到自己的姿勢,臉蛋更加的發紅,像是說不要不要一般的搖頭。
『討厭..這樣…很害羞呦..』
『換阿絲娜動動看吧…』
『咦―― …恩,恩』
讓害羞的神情染上了雙頰的同時,阿絲娜輕輕點了下頭,開始緩慢的開始搖動身體。
『阿,恩…只有我…舒服…真是對不起…桐人也,可以去了哦…』
從被我的東西插入的細縫,發出了黏稠的水聲。雖然阿絲娜的動作很輕微,但是強烈的麻痺般快感仍然貫穿我的全身。這樣下去,我也很快就會射了―― 這麼想的時候.
『恩,恩,阿,哈…』
咬著右手的指頭,上下搖動著腰的阿絲娜口中,又開始發出了混著昂揚情感的聲音。
『阿,阿,為什麼,我,阿,這麼,這麼』
每當阿絲娜的頭搖晃的同時,細長的栗色頭髮也舞動在空中,飛散的汗珠,變成光而消逝。
『對不起,對不起,桐人,我,阿,阿,又要,去…去了…阿―― ―― !!』
邊叫出細微,高亢的聲音,阿絲娜全身用力的向後仰,劇烈的痙攣了兩三次。跟隨著顫抖,往前方突出的胸肉也隨之搖動。
阿絲娜那皺著眉,雙目緊閉,咬緊牙關這瞬間的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也有讓人感到吃驚程度般的淫亂,但其實我也已經沒有好好欣賞這副美景的餘裕了。完全容納下我的性器的肉壺,激烈的把我絞緊,而剛剛經歷好幾次,現在這次最大的衝動直接向我襲來。
感到這次的衝動怎麼樣都不可能壓抑下來的我,不由自主的從下往阿絲娜的內部狂亂的抽插。用手緊緊環住阿絲娜的腰,將稱到極限的灼熱團塊壓進去,再用力的射出。
『阿―― !!阿阿阿阿―― ―― ―― !!』
剛高潮後就又被徹底的刺激下,阿絲娜就像瘋狂一樣的悶絕。她向著這邊伸過來的手,和我的手指交纏,用力的緊握著。每當發出咕啾咕揪的水聲,在阿絲娜的體內出入時,像快要滿溢出來的液體便到處飛散,兩個人的結合部也像是分不出界限似的熾熱交融著。
『呼阿,好棒,好厲害』
從劇烈搖晃的雙乳,四散著大量的汗水,阿絲娜用那從心底蕩漾的面容,開始發出如同囈語的甘美聲響。
『阿,阿恩,阿,恩阿阿阿恩!!』
『我,我,也要….』
『阿,可以呦,射出來,阿,桐人的,全部,都給我…』
我激烈的突刺了最後一下,把從剛剛就高漲到極限的慾望給一口氣給解放出來。
『阿..阿絲娜…!!!』
『恩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 ―― ―― !!!』
我感到灼熱的液體,飛濺在已經不知道登上絕頂幾次的阿絲娜的身體最深處,一波一波的,兩年分的精液無止盡的往阿絲娜的體內流入。每當性器抽動一次,腦中便四散出激烈的火花。
『阿……….阿…..』
接受了我全部的阿絲娜,無力的往我身上倒了下來。
『阿…呼…呼..』
就如同從留在體內的液體餘溫得到快感,不時產生痙攣,喘息的阿絲娜,我在朦朧的意識中,悄悄的抱住了她。

翻譯: S.pipi    可以自由轉載,但請附上翻譯者名  建議使用MS word/open office觀看另,手頭沒有中文版,有些譯名會跟台角板不同
從窗戶照射進來的幽藍月光,在床上投射出複雜的陰影。在沒有熱鬧街道的賽魯姆布魯克市,到了深夜,幾乎路上都沒有行人,房間中能聽到的,似乎僅有些微的湖水蕩漾聲以及我如早鐘般敲打的心跳聲。
衣服全部解除的我與阿絲娜,已經在床上保持有兩分半鐘都處於面對面正座的情況但也看不到兩手放在膝上緊緊握著,低垂著頭的阿絲娜表情。這時候應該是我要做甚麼行動的時候才對,不過可悲的是所有的選擇後果都預想不到,只能繼續保持無言的沉默。
如果說現在說一聲 『對不起!』 然後用音速穿上最低限度的衣服接著從房間狂奔出去會怎樣呢?明天遇到的時候會對我說聲 『真是沒辦法呢~』然後笑著原諒我嗎―― 想也知道不可能。回想一下遙遠的記憶,我剛登入SAO的時候,也才只14歲,中二的冬天。雖說不想回想起當時的自己,但是當初可是犧牲同年代的男生通常會發生的性衝動能量而全用來打online game,根本就沒遇過跟女孩子兩個人單獨在房間相處的情形,更別說是赤裸相對的狀況了。
關於這一方面,說老實話,想全部交給現實中似乎比我年長的(而且關於”這方面”的知識應該也比我多吧)阿絲娜來領導,但是在SAO中,周遭的包含阿絲娜在內的人們,都把我的年齡給大大的高估了,而且至今為止也沒特別去糾正這點,都到這個地步才說 『其實我..』 , 實在是講出不口 呀!  (譯註:桐人平常用的自稱為”俺”, 『其實我..』這一句用的是自謙意味濃厚的”僕”)
我下定決心了,就算沒有知識也沒有經驗,我對於阿絲娜的心情,是至今為止從未有過的深厚愛戀。
從SAO開始之後,已經不知道遇過多少次 『無論如何都不能從這裡逃開』的情況,現在則擠出超越全部這些情況的意志力,我把右手連同身體一起向前移動。
指尖,稍微碰觸到了阿絲娜描繪著優美曲線的肩上。她的身體小小的震動了一下。手指就這樣,從鎖骨的線條慢慢的上移到脖頸。
『恩…嗚..』
閉著眼睛的阿絲娜,稍微洩漏出了一點吐息,臉頰也越來越顯紅潮,眉頭也緊緊的皺在一起。每當碰觸阿絲娜不同的地方,她所呈現出的不同新鮮反應,我不只偷偷感到有趣,也有種感動的感覺,便更加一步的讓指尖保持若有似無的距離,慢慢的在滑嫩的肌膚上游移著。從緊緊隱藏著雙胸的前臂向下移動,輕撫過小腹,再登上另一側的手腕。
『阿..恩..』
每當我的指尖動作的時候,阿絲娜的身體總會一陣一陣的震動,並發出甜美的聲音。過了一會兒,撫摸過她的全身後,我將右手的指頭輕輕放上嬌巧的下顎,再輕柔的朝上抬起。左手的食指,則專注的撫摸那宛如溽濕而發出櫻色光輝的唇瓣。
『呀..不要..只有指頭..』

整個臉發熱,紅潤的阿絲娜,張開朦朧的雙眼,用水潤的瞳孔邊看著我,說
『給我..一個吻』
『……..』
我無言的把臉靠過去,阿絲娜的唇已經像是等不及一般的輕輕張開了。但是我並沒有馬上將我們的唇合而為一,而是用舌尖悄悄的輕觸她的下唇。
『阿…』
阿絲娜便像是自己渴求一般將香舌伸出來,不過我的舌尖就像閃避一般的動作,僅稍微碰觸一下即離開。
『阿恩..阿..』
讓漏出期待與不滿的呻吟聲的阿絲娜好好的焦急一番後,我再突然把舌頭用力的滑往她的口腔中『阿..恩!』就這樣,狂亂又激烈的攪動。
在SAO中的觸覺,與味覺一樣,是依照事先設定好的狀況而再生的。這樣一想,只能認為是實際有紀錄 『熱吻的感觸』(雖說現實世界沒經驗過..) ,這出奇冶豔的感覺直往我的中樞神經竄升。
在跟阿絲娜的舌頭交纏,恣意的渴求時,我知道她全身的力氣都鬆懈了下來。從帶著朦朧恍惚的雙瞳,不斷喘息著的她的口中,我把舌頭收了回來,就這樣往脖頸,耳後,鎖骨的凹陷處仔細的往下探尋著。
過不久,我的舌頭移動到現在還是遮掩著的胸部上部,碰觸到柔嫩的山麓時,她全身像觸電般的跳動了一下,兩支手又再度緊緊遮住自己,頭像是說不要一般的搖動著。
『阿絲娜..手..鬆開吧』
『但..但是』
『我想看,阿絲娜的胸部哦』
像是拒絕一般交疊在胸前的手腕,用我的雙手慢慢的把他們解開。緩緩露出的白色乳房,邊用舌尖揉捏,邊用雙唇吸允,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往先端接近。
『阿..不要..』
終於,把阿絲娜的雙手給移到了身體的兩側,她的雙丘顯露在我的面前了。平常被寬大的騎士服與胸甲所掩蓋的膨脹,比我的想像要大多了,而充分的往前挺拔突出著。在這前端,是感到些微未成熟,周圍與先端難以分辨的乳蕾,甚至可以用高傲來形容一般的呈現圓錐形尖起。可惜的是,現在房間中都被青色的月光壟罩著――
『阿絲娜,我要開燈哦』『咦..討厭..不要~』
提案馬上被駁回的我,只好放棄,邊把她的左乳首給完全的放進口中吸允。
『呀!!』
不管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攻勢而發出尖叫聲的阿絲娜,我用唇瓣繼續的輕柔的搓揉,舌尖則往先端反覆的來回舔舐。
『呀!呀恩!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我用右手緊緊的抱住想把我推離的阿絲娜,全身邊一陣一陣的痙攣,一邊發出像悲鳴的聲音,我再用左手抓上了另一側的乳房。向著前端如同絞擠般的動著手指,接著再緩緩的用食指指甲刮著乳首的尖端。
『恩,呀,恩咕!!』
在激烈的攻擊兩胸之時,阿絲娜的身體痙攣,甜美的悲鳴以驚人的態勢一直上升。至於得意忘形的我,則是把口中微硬的突起物,用有點粗暴的方式咬緊, 『揪~』的拉起來,同時用左手的拇指與食指激烈的捻起另一邊的乳首。
『嗯嗯嗯!!阿,阿,討厭..騙人….』
突然,阿絲娜的全身突然一陣僵硬,用環繞在我後頭部的兩腕,用力的抱緊我
『討厭,討厭討厭,我..明明只有摸胸部而已…!去..了…』
之後便再也說出不話來。邊從喉嚨的深處洩漏出些微悲鳴聲,身體又一次的大大顫抖了一次,阿絲娜便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我身上,接著一邊大口的喘息,斷斷續續的痙攣著。
『阿..嗚..阿哈…』『….阿絲娜..剛剛的是…』『阿..討..討厭…好丟臉呦..到現在為止..這種事情,明明都沒有過的..』『….到現在為止?』『阿..』
阿絲娜把身體縮了起來,有點畏畏縮縮的感覺。
『什,甚麼都沒有,甚麼都沒有哦!』『…告訴我嘛』
我把仍舊躺在我身上的阿絲娜的右乳房,重新用左手抓了上去,先端用指間夾住,拉了起來。
『呀,討,不要,胸部不要再弄了…』『…現在為止,是甚麼事情?』『嗚嗚…』
混著哭聲,再度吐出甜美的氣息,阿絲娜斷斷續續的說了
『….倫理限制的事情…自從有人告訴我後..有幾次,一個人…做了』『….用甚麼方式..?』『阿嗚…邊想著桐人的事情…去摸胸部啦..下面啦..』
隨著告白自己的行為,阿絲娜似乎產生了一種被虐的快感,緊緊抓著我,呼吸開始慌亂了起來。
『下面…這附近嗎…?』
我把玩弄胸部的手,緩慢的往下移動。在緊實的小腹撫摸幾圈後,更加一點一點的往『那個地方』前進。越過下腹部的鼓起,指尖到達了兩個小丘的入口,這時阿絲娜發出了小小的呻吟以及震動
『呀..呀阿..』
我用左手的食指與中指,和緩的刺激著秘裂的周圍。但故意不觸碰到中心的部位,只顧著享受把光滑的小丘一下拉開,一下合攏的樂趣。
『阿,阿,恩…!』
用搖搖晃晃的正座姿勢,用兩手抱住我的身體,把頭抵在肩口上的阿絲娜,我只要手指一動就會讓她的身體一陣一陣的顫抖,發出喘息聲。
『恩呃..那邊..不要…』
但是,這聲音變的越來越細微苦悶,頭不斷的搖動,全身也開始坐立不安的扭動。
『阿…怎麼..怎麼這樣…』
我想玩太過火也不太好,就用中指慢慢的滑向中心去。
『哈阿…哈…呀!!』
阿絲娜發出一陣高亢的叫聲的同時,我的指頭也被一股滑溜的感覺所包圍。這個地方,又熱又濕潤,也出奇的柔軟,手指就算一直往裡頭伸,都好像會被完全吞進去一樣,我便開始忘我的用兩隻指頭用力的在裡面翻絞。
『阿―― !!!不行!!不行―― !!』
阿絲娜發出了悲鳴,全身激烈的跳動著,但我仍然用兩根手指把裂口用力的稱開,用拇指執拗的扭捏從頂點部分跑出來的突起。
『阿…嗚..哈..』

這時的阿絲娜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兩手的指甲刺入我的背部,身體也呈現極限的後仰姿勢。
『嗚呼..不行―― !!已經,不行了――!! 』
但是,我也在別的意義之下,快到極限了。已經忍不住想從頭到尾仔細觀賞阿絲娜的『那個地方』的欲求,驅使我強硬的把阿絲娜的身體給直接橫躺在床上,把她的雙腳往上提到身體的上方,用力的打開。
『咦..咦…?阿..不…!?』
阿絲娜在朦朧中隱約知道自己好像被擺出一個很害羞的姿勢,便想擺動身體來抗拒,當然,我是不可能會放手的。
『哇,哇,桐人,這麼近看,不行!!』『阿絲娜…』
我抬起臉,直盯盯的看著阿絲娜的眼眸。
『…可以開燈嗎?』『討――――――!!』
對於用整個紅透的臉大力搖頭拒絕的阿絲娜,我只好放棄,而改向去好好檢查阿絲娜最私密的地方。
圓滾滾膨脹的純白恥丘,上面十分光滑,連一根體毛都沒長。這與其說是設計者的堅持到不如說是系統上的限制,因為要再現毛髮這種小東西,對系統來說是很大的負荷,所以就算看的見頭髮或是鬍子,但SAO中的玩家是幾乎沒有其他體毛的存在。
在散發出光澤的雙丘之間,有著一條細細的裂痕,裡面帶著淡色的肉壁正在緩緩的呼吸著。而從微縫中,偶爾會溢出一股一股的透明液體,從阿絲娜的粉臀延成一條直線流下,再慢慢的成為光的粒子蒸發。
大概是太過害羞吧,我把完全失去抵抗力氣的阿絲娜的右腳放開,將裂縫給偷偷的撥開。
『阿…』
阿絲娜用恍惚的眼神發出了甜美的聲音。微縫中是跟以前在網路上得來的知識比較起,來的簡易許多的構造;光滑展開的桃色(我想應該是)黏膜中央偏下的位置,有著微微起伏,不斷冒出黏液的膣孔,至於上部微縫合閉的位置,則是可以看見小小的突起。
只要是SAO內的男性玩家,應該都不只一次兩次想過,到底女性玩家的這個部分是長甚麼樣吧我終於知道了這個答案,而感到了某種感動。
當然,我的股間也是有個膨脹到極限的東西在強烈的自我主張著。但是這玩意變成這樣,是SAO開始以來的第一次。
說到這邊,到是有個有趣的話題(雖說有點跳燙),SAO開發期,在阿葛斯社內進行的close alpha test,覺得玩家應該不需要性器,所以並沒有設計出來。
但是這件事情,似乎讓主要是男性的玩家,感到某種強烈的不安。就算這樣,只玩幾個小時的話是沒甚麼問題,不過在連續48小時的測試時,幾乎所有參加的男性測試員,都受不了『該有卻沒有的東西』這種情形而放棄,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在beta test只好實裝上帶有觸感的性器。這好像也是SAO中不允許人妖存在的理由之一。
不過雖然有『東西』,但接下來不會因為沒功能而感到不安嗎―― 這是在正式上線營運後(也就是事件發生後)就一直是我的疑問,也好幾次因為消化不了的苦惱能量而感到煩悶,但竟然只要把倫理限制解除,就可以像這樣勃起,大概連射精都可以吧。
一邊有著到目前為止都不曉得,虧大了的感覺,一邊我也感到新的疑問。
那就是,到底倫理模式的解除設定,換句話說―― online的虛擬性愛功能,是否真的有預定實裝呢?―― 這件事情。畢竟SAO的玩家,大部分都是像我一樣未成年,怎麼想都覺得應該會造成社會上的大問題才對。
邊用指尖玩著阿絲娜的可愛細縫,我把臉抬起來向她問了這個問題。
『阿..哈阿..咦…?』
張著像是蓋上一層薄紗的朦朧眼神,偶爾還發出些微呻吟聲的阿絲娜,這時發揮她認真的個性回答了我。
『阿..這,這本來..按照預定,是要在SAO…的系統中使用..個人性愛服務的..營運計畫..大概是有連結..到這個機能吧..恩…』『恩..也就是說矛場的”善體人意”嗎…算了,沒情調的話就到這邊為止吧..』
我用上左手,把阿絲娜的裂縫給張大到極限。
『呀!!!』
明明就沒有繼續固定住,但阿絲娜仍然保持著雙腳在身體上方張大的樣子,發出甘美的叫聲。這時我悄悄的靠近,用舌尖緩緩的往黏膜的中央,那嬌小的孔洞前進。
『哈阿阿阿阿阿!!』
左右搖著頭的阿絲娜發出了大叫。我把舌頭細柔輕緩的刺激著孔穴的入口,同時用指尖壓住突起,再彈了一下。
『呀!!不要,那樣不行―― !!』
每當阿絲娜痙攣的時候,從膣孔就會冒出大量的水珠,在我的舌上纏繞,發出陣陣的黏稠水聲。
一直用舌尖突刺,讓柔穴敏感的收縮而感到興奮的我,把身體挺起來,輕輕的往阿絲娜的身上壓去;我的東西已經膨脹到極限,光是再這樣探索阿絲娜的身體,就覺得快不行了。
邊輕容的揉捏著即使仰躺,仍舊往上挺立的乳房,我把唇與阿絲娜的唇相觸,囁囁私語道
『阿絲娜…可以嗎..?』『阿…哈…』
伴隨著火熱的吐息,阿絲娜點了幾下頭。
『用桐人的…好好..愛我…』
被那個超級認真的無敵劍士,用像是快哭的表情說這種事情的我,頂著熱到發昏的腦袋,將自己的東西頂上阿絲娜的濕潤。用先端上下動一動後,很快的,便碰觸到柔穴的入口。
『阿…阿..』
用力抓緊我的雙肩,閉上眼睛,皺起眉頭嬌喘的阿絲娜,她的全身就算在薄青色的黑暗中,也看的出來呈現著潮紅色,閃耀著汗珠的光輝。
我用雙手扶住阿絲娜的側腹,稍微的將腰給往前挺進。在這一瞬間感到了非常緊的抵抗力,但很快的,伴隨著突破某種東西的觸感,性器的前端部分就沉入了阿絲娜的內部。
『嗚阿阿阿!!!』
就算只有這樣,阿絲娜的身體也激烈的向後仰去,發出甜美的悲鳴。同時先端部分所傳來,麻痺般的快感也擴展到我的全身,讓我瞬間屏息了一下。
伴隨著把自己的全部都往阿絲娜的裡面挺進,徹底渴求對方的難耐慾望,我慢慢的持續著侵入。
『阿阿!!呀阿阿阿!!!』
一邊激烈的搖著頭,大幅度的晃著身體,阿絲娜持續的發出叫聲。我雖然想到難不成是會痛,但這時我已經沒辦法停下腰部的動作。隨著發出撲嗤,撲嗤的濕潤聲音,我的東西將阿絲娜的柔肉往旁邊分開,更加的深入。
『嗚阿..阿…阿―― ――!! 』
過了不久,我的性器終於完全的埋沒進阿絲娜的秘裂。我的腦中不斷冒出―― 插入這個離我最近,最愛的女性,同時也是遠在雲端,艾恩葛朗特最有名的偶像―― 這種不謹慎的想法,只要再一下子,我的腦子的保險絲就像快燒斷了。
好不容易把呼吸回復了正常,我貼近阿絲娜的耳邊,說
『全部,進去了哦…會痛嗎…?』
『恩恩..比起痛..好熱..好像要溶化了…!』一邊搖頭,阿絲娜勉強發出細微,高亢的聲音回答。
『桐人的..用力…插進來..阿….阿…』
我也一樣感受到難以言喻的熱度,從被阿絲娜的肉壺緊緊包住的我的東西,一陣接一陣的熾熱快感爬上我的背部,在腦中散出了火花。
『阿….阿阿阿,阿!!』
此時我已經沒辦法做出激烈的動作,只能忍耐著快感,但仍知道被貫穿狀態的阿絲娜的嬌喘,越來越激烈。像是與這同調一般,她的細縫也重複著收縮動作,把我緊緊的包住。
『呀!阿,討厭,騙人,我..又要,又要』
阿絲娜宛如發熱般的叫聲,開始變成要溶化的嬌聲,
『不,不,又,又要,去,去了去了,阿,阿』
以為頭要往後仰的瞬間,
『阿阿阿阿阿阿―――――――― !!』
發出一陣高昂的叫聲,阿絲娜達到了第二次的絕頂。同時我的性器被極端強烈的絞壓,身體的內部開始湧出驚人的射精感。
『!!』
我緊緊的咬住下唇,用必死的意志力抵抗住。 『連抽插一回都沒達成,不能這麼簡單的就射出來』被這種無聊的決心給支撐著,總算成功的壓抑住射精的衝動。
一邊大口的喘氣著,我把高潮後渾身無力的阿絲娜再重新抱起。不給她時間猶豫一般,粗暴的把肉棒從膣孔中幾乎完全拔出,再一口氣深深的插入。揪撲!液體伴隨著聲音到處飛散。
『阿阿阿阿阿阿!!』
這時候,阿絲娜把眼大大的張開,發出悲鳴聲。
『不行!!這樣弄..的話,我會變好奇怪…』
『…….』
沒辦法,我只好保持著挺入阿絲娜深處的狀態,停下了動作。溫暖的柔軟把我完全包住,間不容緩的快感浪潮慢慢的將我吞沒。阿絲娜已經高潮好幾次了,如果繼續保持這樣下去,我應該也很快就射了吧,但就算這樣,我也不想這麼快就結束,於是想了想,便開始移動身體。
『咦…?』
我把露出恍惚表情的阿絲娜,移到上面,而自己則換到下方。不久後,我們的位置對調過來,呈現阿絲娜跨在躺著的我身上的插入狀態。阿絲娜一注意到自己的姿勢,臉蛋更加的發紅,像是說不要不要一般的搖頭。
『討厭..這樣…很害羞呦..』『換阿絲娜動動看吧…』『咦―― …恩,恩』
讓害羞的神情染上了雙頰的同時,阿絲娜輕輕點了下頭,開始緩慢的開始搖動身體。 『阿,恩…只有我…舒服…真是對不起…桐人也,可以去了哦…』
從被我的東西插入的細縫,發出了黏稠的水聲。雖然阿絲娜的動作很輕微,但是強烈的麻痺般快感仍然貫穿我的全身。這樣下去,我也很快就會射了―― 這麼想的時候.
『恩,恩,阿,哈…』
咬著右手的指頭,上下搖動著腰的阿絲娜口中,又開始發出了混著昂揚情感的聲音。
『阿,阿,為什麼,我,阿,這麼,這麼』
每當阿絲娜的頭搖晃的同時,細長的栗色頭髮也舞動在空中,飛散的汗珠,變成光而消逝。
『對不起,對不起,桐人,我,阿,阿,又要,去…去了…阿―― ―― !!』
邊叫出細微,高亢的聲音,阿絲娜全身用力的向後仰,劇烈的痙攣了兩三次。跟隨著顫抖,往前方突出的胸肉也隨之搖動。
阿絲娜那皺著眉,雙目緊閉,咬緊牙關這瞬間的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也有讓人感到吃驚程度般的淫亂,但其實我也已經沒有好好欣賞這副美景的餘裕了。完全容納下我的性器的肉壺,激烈的把我絞緊,而剛剛經歷好幾次,現在這次最大的衝動直接向我襲來。
感到這次的衝動怎麼樣都不可能壓抑下來的我,不由自主的從下往阿絲娜的內部狂亂的抽插。用手緊緊環住阿絲娜的腰,將稱到極限的灼熱團塊壓進去,再用力的射出。
『阿―― !!阿阿阿阿―― ―― ―― !!』
剛高潮後就又被徹底的刺激下,阿絲娜就像瘋狂一樣的悶絕。她向著這邊伸過來的手,和我的手指交纏,用力的緊握著。每當發出咕啾咕揪的水聲,在阿絲娜的體內出入時,像快要滿溢出來的液體便到處飛散,兩個人的結合部也像是分不出界限似的熾熱交融著。
『呼阿,好棒,好厲害』
從劇烈搖晃的雙乳,四散著大量的汗水,阿絲娜用那從心底蕩漾的面容,開始發出如同囈語的甘美聲響。

『阿,阿恩,阿,恩阿阿阿恩!!』『我,我,也要….』『阿,可以呦,射出來,阿,桐人的,全部,都給我…』
我激烈的突刺了最後一下,把從剛剛就高漲到極限的慾望給一口氣給解放出來。
『阿..阿絲娜…!!!』『恩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 ―― ―― !!!』
我感到灼熱的液體,飛濺在已經不知道登上絕頂幾次的阿絲娜的身體最深處,一波一波的,兩年分的精液無止盡的往阿絲娜的體內流入。每當性器抽動一次,腦中便四散出激烈的火花。
『阿……….阿…..』
接受了我全部的阿絲娜,無力的往我身上倒了下來。
『阿…呼…呼..』
就如同從留在體內的液體餘溫得到快感,不時產生痙攣,喘息的阿絲娜,我在朦朧的意識中,悄悄的抱住了她。